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我爱故乡红柳河 四(5)张然
时间:2018年11月05日 已被阅读 【关闭窗口】

在我的记忆里,常无声地漂过童年的一条弯弯曲曲,清清凉凉的小河。

小河两岸长满了高大茂密的红芯柳,河水在遮天蔽日的树阴里静静流淌,因此小河得名红柳河。夏天,小河两岸边的红柳长得十分茂密,随着小河迂回在村前弯成几个暗红色大“S”型。

红柳树荫覆盖的清凉河水里有鲫鱼,白条,汪丫,泥鳅之类畅游其间;红柳树荫里有鸟窝,我们经常会光屁股爬上去掏鸟蛋捉小鸟;柳枝上还有知了在拼命地叫着夏天。而我们村里几个小伙伴,早已把小河当作天然浴场了。光身站在斜卧河面的歪脖红柳树上喊:“东倒瓜,西倒瓜,掉到大河没人拉,哪要拉,拉回家作大大。”眼一闭,身一仰,面上背下“扑通”一声倒入河水里,顺河底泅行,好长时间才从下游露出黑脑袋,伙伴们一个接一个跳,乐此不疲。

   有时正玩得高兴,突然黑蛋冷不丁一声喊:“你妈妈来了。”我从水里向河岸一望,不得了,妈妈手拿荆条,正朝河水里黑压压一片脑袋里找我呢,赶紧溜,一个猛子泅到下游老远,光着身子溜上岸撒腿就跑,妈妈一看,一个光泥鳅跑了,拎着荆条就追,我一溜烟儿已跑到河岸边豇豆架里面藏起来了,任凭妈妈在外面跳脚骂,大气也不敢出,最后妈妈扔下一句:“晚上回家我揭你的皮。”

我一人光身躲在里面,任凭蚊虫叮咬浑身是红包又痒又痛,也要等好久才敢出来,那时小孩也是不准随便戏水的。虽经常受这惊吓,但丝毫不能减轻我对红柳河的热爱。

傍晚的小河又成了大人们的消暑天堂,父辈们“双抢”收工归来,拖着疲惫的身子,一身泥和汗,融融月光下的小河犹如温情的母亲,张开怀抱,几个汉子往河里一跳,清凉的河水冲去一身的疲乏,他们一边扯着小孩听不懂的女人笑话,一边还用双手在水里打“王八雷子”,震天的响声似乎把山村人的梦想在深邃的夜空传得很远很远……

   晚秋之后,红柳落叶,河水苍凉起来,河岸边庄家成熟了,小河两岸一片丰收景象,河水瘦了也流缓了。似一个驼背的老头一步一步挨到冬天,河面上就只剩下刀子样的北风在柳丝间尖厉的唿哨。河水在寒风中也不动了,河面结了厚冰,孩子们不怕冷,穿着露了絮的破棉袄,趿拉着破草鞋,走上冰面滑冰滚冰 。

只要你不怕冷,用尖石头砸个冰眼,把手伸进河水里,准能逮几条怕冷的肥美鲫鱼,你也可以去河边向阳的红柳树根部的胡子里翻翻,或许里面就有几只缩头乌龟或鳖躺在里面呢。那时,乡下人是不作兴吃这些的。

我离开家乡已好几年了,但家乡的红柳河却时时在我记忆之中流淌,曾多少次在梦里又回到了家乡的红柳河畔。